幽暗的老屋


冬日的阳光照进幽暗的老屋
墙角斜放着木制台球杆和孤独
床上是我唯一的破烂牛仔裤
那一屋的记忆我都舍不得清除

低矮的土墙挡不住贫苦的脚步
我爱的女孩离开我说嫁给了幸福
痛苦是她临走时送给我的礼物
那一次别离让我对爱情从此认输

记忆中的老屋 住着我的茫然无助
妈妈在灯下一针一线把日子缝补
青春是被我随意践踏的舞步
一步一步我走到了人生绝谷

记忆中的老屋 是谁送我那声祝福
爸爸的皱纹深深浅浅刀刻般刺目
美好岁月被我无耻的挥霍无度
一遍一遍回忆刺痛我的根骨

如果还有来生
我不再走出老屋半步
守着家的温暖 我的父母